【楼诚】我们的前半生52

安格尼斯:

订阅标签#楼诚我们的前半生#,可方便追文,每天早上准时更新。




前情提要:


102 03040506、07080910


11121314151617181920


21222324252627282930


31323334353637383940


41424344454647484950


51




安格尼斯的150万字楼诚文集


新的小短篇【楼诚衍生】地主和财主家的儿子凑一对


新坑:【ABO楼诚衍生】上错床 嫁对郎 第二部《副副得正+》 01


最新52万字长篇完结【ABO楼诚|凌李|谭赵|庄季】《上错床 嫁对郎》(完)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过了一会儿房间被子里传来翻找的声音,明诚问明楼,【你刚把我内裤脱哪儿了……】


【别找了~再吃一回香蕉~】


【……!】


【来来~】


明楼上下其手的拾掇着明诚再吃一回香蕉,明诚不依,心想着这都要过年了你明天还要出差,所以今晚才缠着我,明诚也不是不知道明楼把他内裤藏哪儿了,对方枕头底下一摸就找到了。


【人枕头底下压金,你枕头底下压我内裤能发财吗!你就发春吧!……别碰我!睡了!】


明楼几回不得手便泄气了,有些埋怨的嘟囔道【我明天就去出差了……两天不在家呢……】


明楼不嘀咕还好,一嘀咕,明诚心里本来就有气,【马上过年了,你还要出差……我明天生意还忙呢!】


【我就去两天,签个合同就回来……】


【是!明长官做大生意的,您别和我这个体户计较,睡了!】明诚穿好内裤一转身,不再理明楼。


上海一月的天气最是天寒地冻,没个人贴着自己睡肯定是冷的,明诚心里不舒坦,背后睡得凉,明楼贴了上来,温暖的胸膛搂住他,在他耳边悄悄说道【我后天回来,咱两去看个电影好不好?】


【没事看什么电影啊……】


【看好电影,去德大吃个西餐~】


【…………】


【咱两好久没约会了~吃完西餐逛逛淮海路,我们再去大宅转转】明楼说着悄悄含住了明诚的耳垂,呢喃道【晚上一起去买菜,吃顿火锅~】


明诚肖想着明楼口中的约会,嘴角忍不住上弯,可想起什么,嘴角又慢慢的往下弯,他有点不高兴了,因为这约会还是空头的,可明大少爷现在就想要点实在的,pp后头顶着一根大香蕉,有只贼手又钻进了他的内裤轻轻往下扯。明诚心想,都已经让你来了一回了,每次出差前和出差回来都这么发情,凭什么呀!


啪!明诚一巴掌拍走明楼的手,这无异于兜头给明楼浇了盆冷水,他的热情瞬间熄火了。




荣方二人在楼诚的劝解下关系略有缓和,荣石顺利搬进了方家,虽然小夫夫在家里老人面前表面功夫做得不错,但关起门时荣石只能睡在方孟韦房间的沙发上,他人高马大的窝在那儿自有心酸,哄老婆的功夫还得来日方长。


方局见家里能过个太平年,心底踏实许多,小儿子两口子新婚回来,他高兴得不得了,天天乐呵着,逢人便说,他最感激的人莫过于楼诚夫夫,执意要请二人年节里来家里吃顿饭。


德大西餐厅红白方格子的桌布,一杯香浓的咖啡,明诚看着明楼一身西装革履,头发梳得锃亮,拿起咖啡杯啜饮的样子,心底里欢喜又落寞。他看向窗外,彼时的红房子蛋糕房外的顶棚还是忧郁的蓝色。


明楼顺着明诚的目光望去,笑着说道【一会儿再买几块蛋糕回去,过年了,哄哄家里几个小的】


明诚点点头,明楼出差这几天,他一直在想一个问题,因为之前明楼说到吃完饭去明家大宅转转,那里收拾的差不多,灰尘扫尽,只是还空置着,那么他们俩是否要搬过去呢?如果搬过去的话,离明楼上班的地方是不远,可是离明诚开杂货铺的距离就不近了。


明楼出差前特地嘱咐了明诚去添置一些过年时走亲访友的礼品,这两日明诚算了算,虽然他开杂货店的收入不少,甚至比他以前在厂里工作的工资还多,但和明楼的收入比起来就差远了,明楼的工资奖金加起来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。以前过年就他们俩,现在多了许多走动,迎送往来,家里多了很多好东西,那些礼盒堆在那儿吃都吃不完。


明楼没有说,但是明诚心里知道,其实他这个杂货店开着对他们家来说已经变得可有可无,无非就是给他打发个时间,如果他提出不做了,留在家里洗衣做饭,明楼一定举双手赞成。


何况明家大屋比1793号小洋楼还大好一整圈儿,这样的花园大洋房家里也需要有个人日常收拾着,想象了一下白天在家收拾屋子买菜做饭,晚上伺候明楼,明诚心里觉得闷得慌,自己岂不是变成了笼中金丝雀?那样的生活并不是他想要的,他甚至惧怕这一天的到来。


【明楼,过完年你准备搬回明家大屋住吗?】


【那当然!】明楼不假思索的说道,【我可是从小在那屋子里长大的!】


【哦……那还得添置很多家具什么的……】


【这些你看着办吧,买些好的,别在乎价钱】


【知道了……】


【不过我觉得还是得买套红木的才像样……】


【红木?!那得多少钱啊!】


【是啊……我得托人找找,你先随便看看其他的!】


【…………】




这天明诚带着几个小的逛第九百货商场楼上的家具区,他牵着李熏然,身后跟着凌远,谭宗明和赵启平跑来跑去打打闹闹,从一张床试睡到另一张床。明诚看着这些市面上的家具就没有配得上那栋大洋房的。


过年的时候是1793号小洋楼里最热闹的时节,一楼的李科长去年升迁副局之后,家里多了很多拜门的。二楼的赵医生家也一向亲亲眷眷的多,几乎每天都有客人来,院子里多了亲戚家的小孩儿们,赵启平和李熏然穿着新衣裳蹦蹦跳跳闹着,那是一年中最开心最忙碌的日子。


三楼的明家两口子今年的客人比一楼和二楼加起来的还多,一波又一波来拜年的,除了局里的同事下属,还有项目合作商,承包商等等。明诚分得清哪些人是仰仗着明长官给饭吃的,哪些人是想在新的一年多得明长官照顾的,同时听着耳边梁仲春给他的科普,明诚心里自有一本账。


明大少爷处理起人际关系来可谓是如鱼得水,进入外事局一年不到,他是年轻一辈里方局最器重的人,明明比他还高半级的梁仲春和汪曼春却处处以他马首是瞻,明楼的风光无量,再也不是当年连转正都困难的落魄教师。


名誉财富,黄袍加身,明楼身边的明诚却觉得很累,礼尚往来,别人送礼请客他们是要回礼的,这几日他们家的门槛都快被踏破了,琐碎事务一大堆,明诚从来没有觉得这过年居然可以那么累!


眼下犯难的问题又来了,明诚一边熨衣服,一边想着方局的邀约定在初六中午,送什么礼好呢?


明诚正要问明楼,抬头一看,明楼正在穿衣镜前试穿新西装,他叹了口气,以前没钱的时候就见识过明楼是怎么花钱的,好在那时被他纠正了,现在有钱了,明楼公子哥的本性暴露无遗,年前拉着他去茂名南路定制西装,“红帮西装”,“蓝棠皮鞋”,一买三四套,明大少爷天天换着不重样儿,明诚跟在他屁股后面熨衣服都来不及。


【明楼,你说我们去方局家吃饭,送什么?你们方局喜欢什么?……他是你上司,这些普通的东西都拿不出手,我看还是得去买样好的……】


【随便啊,你看着办就好……】明楼正忙着照镜子爱漂亮,根本没听明诚在说什么,脱下身上的西装往明诚手边一扔,意思我今天穿这套,你给熨一熨。


明诚一看怒了,手里的熨斗一扔,坐一边生闷气,不干了。


【怎么啦?好好的怎么生气了?】


【我没生气!】


嘴里说着自己没生气的明诚气得脸都鼓鼓了,明楼看着他可爱好笑,捏捏他的脸,明诚脸一扭不给碰,说道【我在你们明家就是个佣人!】


【谁拿你当佣人了?】明楼一看熨板上的西装,赶紧端正姿态拿起熨斗自己烫,一边烫一边说道【一会儿我们去梁处家吃饭,回来顺便去老凤祥买个金饰,小方今年新婚,方局一定想早点抱孙子,就买个子孙桶,你看怎么样?】


【嗯……】


过了一会儿明楼见明诚还是一脸不高兴,凑过去抱着他亲了一下,讨好的问道【阿诚少爷今天穿啥?我给你熨~】


明诚朝明楼扔了个白眼,用下巴指了指床上那件西装。


【好嘞!】


明诚看着明楼哼着小曲儿给他烫西装,扯了个无奈的笑。


tbc

评论
热度(580)

© 🗼COCO玟玟🗼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