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楼诚/abo】无题 第十五弹

甜蝌蚪:

我快忘记自己写的abo……这次撒狗血,老哥,稳。


───第一弹    第二弹   第三弹    第四弹   第五弹   第六弹  第七弹   第八弹  第九弹   第十弹   第十一弹   第十二弹   第十三弹   第十四弹


为什么即使猜到他想要做什么,自己还是躲不过,逃不开,反而被套得死死的,绳子在脖子上绕几圈打结,自己只能张大嘴拼命地呼吸,才不至于就这么死去。


一周之内,明诚被传唤了三四次,去了,问一些无关痛痒的问题,又给放回来。信用卡被冻结,工作丢了,现在的生活全靠之前以防不时之需备下的现金。


明楼想要做什么?


他早就觉得喘不过气来了。这个世界化作明楼手中的一个笼子,劈头盖脸地笼罩住明诚,一点点收紧,束缚与不堪。世界骤然黑了,一片漆黑,伸出手努力向前,握住了另一个人的手,冰凉的,透着刺骨的寒冷。蓝色的火焰一朵朵在身旁绽开,明诚看着前方,那张一模一样的脸庞。


“放弃吧。”


不带一丝起伏的声音,从四面八方涌来,如潮水如波涛,淹没明诚的腿,他的身,他的口鼻和眼眸。想说话,张开嘴,带着腥甜味道的液体挤入口中。


是血。身前那个人的血。


他支离破碎,一点点地裂开,身体的零件随着想象的波涛起伏,最后终于消失了,连着那声音的海,只留下明诚抓住的那只手臂,手臂内侧写着“Quatre amer de la vie”。


人生四苦。


他尝遍了前三苦,原本以为可以逃过最后一苦。


明诚松开了手。那只手臂掉落在地的瞬间化作清尘,被忽然刮起的狂风吹往了天际。


他不知道自己还要在这里呆多久。明明一片漆黑,他却看得见所有的事物。


身前,便是明公馆的大门。


明诚伸手推开门,正要踏入,衣角却被人扯了几下。


转头,漆黑褪去,一片光明,光芒的中央是他的养子,他好友的儿子,明语修。


“爹地,我们要回家吗?”


明诚还有些茫然,反问:“哪个家?”


“我们自己的家。”


佛曰:由爱故生忧,由爱故生怖,若离于爱者,无忧亦无怖。


明诚牵起明语修的手,微笑着走向前方。


黑暗被一步步踏碎,黑色的碎片留在走过的路上,被光明一点点吞食。


却有更浓重的黑暗在前方潜伏。


“阿诚,这是你的孩子?”


昔日的人,黑发红唇,穿着大红色的长裙,踩着细跟高跟鞋,桀骜不驯。她居高临下地看着明诚,红唇勾出一个满带嘲讽的笑。


“借过。”明诚并没有理会她。


苦不堪言,终已是过去之事。多怀想多烦忧。


如今,还有路可走,无论离了谁,都活得了。


明诚松开手让明语修自己去玩耍,自己责走到了一旁,将包中常放着的书拿出来,正要翻开,一辆车歪歪扭扭地朝这边快速驶来。


没有反应时间,只有最后一刻映入眼帘的刺眼的光芒。


车停了。


明诚闭眼倒在地上,头下方缓缓蔓延开一滩鲜红的血。


光。


明诚伸手,小小的萤火虫在指尖起舞,微弱的光明一闪一闪。


他在一片无边无际的草原之中,深夜,深蓝夜幕上挂着的圆月以皎洁的月光清冷地沾染上俗世的色彩。他看着萤火虫的舞蹈,缓缓闭上了眼睛。


刹那即永恒。


明诚睁开了眼睛,消毒水的气味争先恐后地往鼻子里钻。他好奇地打量周围,一眼瞧见了趴在自己身侧睡觉的男人,浓眉,眼眶下带着浓浓的黑眼圈,胡子拉碴。明诚伸出手去触摸他的脸,冰凉的手指,冰凉的脸。


男人一把握住他的手,抬起头看着他。


“阿诚。”


明诚微笑:“阿诚是谁?”

评论
热度(5)
  1. 🗼COCO玟玟🗼甜蝌蚪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🗼COCO玟玟🗼 | Powered by LOFTER